把扬子鳄保护区搞成开发区,不能再惯了

  ■ 观察家

  经济发展不能以破坏生态为代价,在自然保护区“动土”,这绝不可容忍。

  日前,央视报道了安徽宣城扬子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遭侵占破坏的情况。侵占保护区的,涉及泾县经济开发区内的200多家企业和机构,其中就包括某知名科技企业。督察人员查证,从2003年到2018年间,扬子鳄保护区的核心区被侵占的面积达到3平方公里,相当于420个标准足球场大小。

  扬子鳄是国家一级保护珍稀动物,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更将扬子鳄的保护级别列为“极危”。扬子鳄的野外种群一直在萎缩,目前仅存150多条,远少于野生大熊猫数量。毫不夸张地说,宣城这块保护区是拯救极度濒危的扬子鳄的唯一希望。

  令人遗憾的是,这么多工厂、酒店、别墅群竟然建到了保护区里,而且侵占的是保护区的核心区,这不禁让人对扬子鳄野外种群的命运深感担忧。

  我国法律对自然保护区有严格管理规定,核心区内严格禁止单位和个人进入,甚至连科学研究也受严格限制,更不要说开发和经营活动。如此大规模的违法建设,若非有人姑息纵容,应该很难完成。

  正如涉事保护区管理局局长朱红星对媒体所说,“县委书记、县长说,这土地是他们的,为什么不能用。我们说这是保护区不能搞。他们就说不搞也得搞,如果上面追究责任,他们搞几个人出来顶。”

  连国家级保护区都敢动,泾县当地官员之胆大妄为,令人吃惊。或许在这些地方政府官员眼里,没有濒危的扬子鳄,只有经济发展。任由保护区被侵占达十多年之久,也可窥见当地基层治理倾向与状况。

  纵容侵占保护区的,不仅有泾县相关政府官员,上级相关部门在其中也扮演了不光彩角色。为了掩饰对保护区的侵占,在当地林业厅的主持下,保护区的附近又开辟了相同面积的区域作为填充。但侵占的是湿地,补回来的却是山地,这是要把靠水而生的扬子鳄“逼上梁山”?这也使得国家级保护区几乎形同虚设。

  非但如此,在中央环保督察组明确要求拆除扬子鳄保护区非法建设,恢复自然生态环境后,当地有关政府官员依然毫无忌惮、不知收敛,一些新项目、企业、培训中心仍在保护区运行。

  朱红星表示,中央环保督察之后,“有政府官员在(整改)大会上指责我们,你保护区内4万5千人,就为了保护这100多条扬子鳄,到底是要人还是要鳄鱼?”“整改大会”竟然开成了“反整改”大会,泾县当地所谓的整改,结果可想而知。

  经济发展不能以破坏生态为代价,在自然保护区“动土”,这绝不可容忍。县级政府有关方面对自然保护区本有监督管理之责,却监守自盗;涉事林业部门本是自然保护区的主管机构,却弃守了责任,这一切当有人负责。扬子鳄保护区里大肆违法建设,到底哪些人在姑息纵容?公众需要一个答案。

  □于平(媒体人)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